【快乐之旅】必备 2015日本樱花开放时间表 18986388599

快乐之旅 2018-06-13 13:59:43

【新朋友】请点标题下“快乐之旅”;

【老朋友】请点右上角到“朋友圈”;

凡分享到朋友圈, 凭截图可到门市领取精美礼品。


电话:0710-3900369 3900379

18972059599 18986388599

备有百条线路天天发

散客一人也成行

熬过了2008,却熬不过2015?


年关将近,一些制造业大省接连传来了工厂倒闭的消息:诺基亚将关闭北京和东莞工厂,东莞和苏州两地数家万人制造企业破产倒闭,曾经是东莞第六大支柱产业之一的鞋业负面消息连连,温州的传统制造业每天都有企业在消亡……


曾经一度,“东莞塞车、世界缺货”曾经被人用来形容中国“世界工厂”地位,但如今“前后夹击”却变成了如今中国制造的无奈现状。一方面,一些东南亚国家正在中低端制造业上发力;另一方面,原本在华生产的外资高端制造业回流发达国家,这些国家还掌控大比例的高端制造业的技术和产能。在通缩阴影蹲踞前方的转型之路上,中国民间制造业是否还有勇气继续走下去?


2014年12月5日,知名手机零部件代工厂苏州联建科技宣布倒闭,随后联建的兄弟公司,位于东莞的万事达公司和联胜公司相继倒闭,三家公司累计员工人数近万人。在联建科技倒闭之际,位于苏州的诺基亚手机零部件供应商闳晖科技也宣布关门停产。1月,手机零件制造商东莞市奥思睿德世浦电子科技老板欠债1.35亿元跑路,400员工失业。从事杂牌手机制造的东莞兆信通讯因资金链断裂倒闭,1000多名员工失业,董事长高民自杀。


同样在2015年1-2月期间,微软计划春节前关停诺基亚东莞工厂,该工厂近期正加快速将生产设备运往越南工厂。同时,位于北京的微软诺基亚工厂也将同步关停。据传闻,此次诺基亚东莞和北京工厂裁员共计9,000人。知名钟表企业的在华生产基地——西铁城精密(广州)有限公司突然宣布清算解散,并和全体员工解除劳动合同。公司声称“终止解散”行为得到了广州市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局的批复,也向人社部门提出了报备。此外还有松下、日本大金、夏普、TDK计划进一步推进制造基地回迁日本本土。优衣库、耐克、富士康、船井电机、歌乐、三星等世界知名企业也纷纷在东南亚和印度开设新厂,加快了撤离中国的步伐。


回看东莞、苏州等地的大型制造工厂倒闭,可以看到外资订单减少的直接影响。以联建科技为例,该公司给苹果做产品代加工的时候,根据苹果销量增长前景扩大了其生产设备,但这些设备主要用于iPhone4s以前的款式,自去年苹果公司推出了屏幕要求更薄的iPhone5和iPhone6,联建科技的产品便无法适应,最终因其技术落后、良品率太低、成本太高被苹果剔除了供应商之列。闳晖科技更是主要为诺基亚生产手机按键,在触屏手机时代,被淘汰成为必然。


另一方面,则是前期过快扩张、成本上升及回款减慢,导致了大型工厂的资金链断裂。比如兆信通讯的董事长高民就在遗书中写:“其实我们年后大批订单都来了,但我没有机会看到了。”这家公司做了12年手机代工,主要针对东南亚市场,高峰期月出货量约100万部,但随着杂牌智能手机的市场被品牌手机抢夺,兆信通讯的月出货量降低到了20万-30万部。


但按照当年建月产能100万台手机的手机生产工厂的成本,设备投资需要4,000万元;一个月的员工工资就要近90万元,还不算水电、房租以及机器的折旧费等。加上山寨机价格战,兆信通讯长期亏损经营,因为不开工的话,几千万元的前期投入等于打了水漂。据说很多类似兆信的手机代工厂,是一边通过订单拿到委托代工的预付款,一边拖欠配件供应商的采购费,来维持工厂生产线的正常运转。而今年海外渠道商延期付款,导致年关前兆信通讯资金链断裂,截至高民自杀时仍欠供应商货款约4,000万元左右,另外还有数百万元的工人工资。


还有老板透露,现在沿海地区的用工成本越来越贵,也令利润薄如刀锋的制造业雪上加霜。“现在广东用工成本已逼近台湾地区,2014年,工人平均月工资又上涨了200元,达到3,200元,随着人工、社保要求提高,一个厂一年增开支两三百万元。很多台商已经纷纷将鞋厂迁移到东南亚。目前,珠三角用工成本大约是600——650美元,印度尼西亚大约300美元,而越南只有250美元左右,柬埔寨则更便宜,大约100美元。”


中国今年1月份的制造业PMI为49.7,与去年12月份的49.6相比几乎持平。截至1月份的三个月平均值为49.8,与截至2014年10月份的三个月平均值50.6以及截至2014年1月份的50.3相比均降幅明显。与卢布急剧贬值的俄罗斯情况一样,中国的制造业活动也是连续第二个月出现低于50的读数。


海关总署发布最新数据显示,1月份我国进出口总值同比下降10.8%。进口和出口增速均逊于预期。1月份我国进出口总值2.09万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同期下降10.8%。其中,出口为1.23万亿元,同比下降3.2%。进口为0.86万亿元,同比下降19.7%。贸易顺差3,669亿元,扩大87.5%。进出口双双下跌,且进口跌幅更大,不是国际订单减少可以解释的,只能说,中国经济进入了值得警惕的时期。而制造业倒闭潮与PMI指数低迷,更是佐证。


2月10日,中国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CPI环比上涨0.3%,同比上涨0.8%;PPI环比下降1.1%,同比下降4.3%。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姚景源对媒体表示,从目前的数据看,“我们还没有陷入通缩。”不过,2012年下半年以来PPI持续下降,2015年CPI有可能出现负增长,“我们确实要高度警惕通缩压力。”


进入2015年,一方面是投资的泡沫、资本市场的泡沫乃至房地产的泡沫,都在复苏;另一方面,却是实体经济再入寒冬,而且与2008年那一场“急病”不同,2014年实体经济得的是“慢性病”,无论下什么药拉动经济,对实体制造业都毫无疗效。


随着90后一代、触屏一代的成长,越来越多的传统制造业和零售业都在恐慌地发现,消费者消费倾向在变化,他们原来所熟悉的市场不见了,原来所熟悉的成本控制换利润的模式走不通了。


曾经一度,中国的工厂主以为转型自主品牌是一条出路。一家东莞鞋企负责人却对记者说,这些年一直在摸索从代工到自主品牌的转型,从设计到进入多家高档商场,无奈出口订单缩减加剧,而打造自主品牌前期需要投入巨大,最终导致资金链断裂,被迫去年关闭经营了20多年的工厂,只有做代工的简单思维,没有针对消费者个性需求的敏锐市场触觉,从加工厂转型自主品牌谈何容易。后来,中国的工厂主开始信奉互联网思维,打算像“小米”那样不赚钱先做大市场规模,未来再赚增值服务的钱,但类似兆信通讯这样的先行者已经倒在了壮志未酬的路上。


专业财经作家最近到日本开年会归来写了篇《去日本买只马桶盖》的文章在其自媒体平台上获得了260万的点击量,他的文章并不是为了宣传电饭煲、马桶盖的,他更关注的是中国制造业该怎样面对转型困境。在他看来,“中国制造”所推行的、用“市场换技术”的后发战略已经失效了,只有力求技术上的创新,才能抓住中国制造的最后一公里。


附:《去日本买只马桶盖》


文/吴晓波


今年蓝狮子的高管年会飞去日本冲绳岛开,我因为参加京东年会晚飞了一天,飞机刚落在那霸机场,看微信群里已经是一派火爆的购物气象:小伙伴们在免税商场玩疯了,有人一口气买了六只电饭煲!


到日本旅游,顺手抱一只电饭煲回来,已是流行了一阵子的“时尚”了,前些年在东京的秋叶原,满大街都是拎着电饭煲的中国游客。我一度对此颇为不解,“日本的电饭煲真的有那么神奇吗?”就在一个多月前,我去广东美的讲课,顺便参观了美的产品馆,它是全国最大的电饭煲制造商,我向陪同的张工程师请教了这个疑问。


工程师迟疑了三秒钟,然后实诚地告诉我,日本电饭煲的内胆在材料上有很大的创新,煮出来的米饭粒粒晶莹,不会黏糊,真的不错,“有时候我们去日本,领导也会悄悄地让我们拎一两只回来。”


“我们在材质上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现在还没有找到办法。”


美的创办于1981年,从1993年开始生产电饭煲,它与日本三洋合作,引进模糊逻辑电脑电饭煲项目,逐渐成为国内市场的领先者。近些年来,随着市场占比的反转,竞合关系发生微妙改变,日本公司对中国企业的技术输出变得越来越谨慎,“很多拥有新技术的家电产品,不但技术对中国企业封锁,甚至连产品也不外销,比如电饭煲就是这样。”


也就是说,很多年来,“中国制造”所推行的、用“市场换技术”的后发战略已经失效了。


这样的景象并不仅仅发生在电饭煲上,从这些天蓝狮子高管们的购物清单上就可以看出冰山下的事实——


很多人买了吹风机,据说采用了纳米水离子技术,有女生当场做吹头发试验,“吹过的半边头发果然蓬松顺滑,与往常不一样”;


很多人买了陶瓷菜刀,据说耐磨是普通钢的60倍,“切肉切菜那叫一个爽,用不到以前一半的力气,轻松就可以把东西切得整整齐齐了”;


很多人买了保温杯,不锈钢真空双层保温,杯胆超镜面电解加工,不容易附着污垢,杯盖有LOCK安全锁扣,使密封效果更佳,这家企业做保温杯快有一百年的历史了;


很多人买了电动牙刷,最新的一款采用了LED超声波技术,重量比德国的布朗轻一半,刷毛更柔顺,适合亚洲人口腔使用……


最让我吃惊的是,居然还有三个人买回了五只马桶盖。


这款马桶盖一点也不便宜,售价在2000元人民币左右,它有抗菌、可冲洗和座圈瞬间加热等功能,最大的“痛点”是,它适合在所有款式的马桶上安装使用,免税店的日本营业员用难掩喜悦的神情和拗口的汉语说,“只要有中国游客团来,每天都会买断货。”


冲绳的那霸机场,小且精致,规模堪比国内中等地级市的机场,蓝狮子购物团的三十多号人涌进去,顿时人声鼎沸,不多时,在并不宽敞的候机大厅里,便满满当当地堆起小山般的货品纸箱,机场的地勤人员大概已然习惯,始终面带笑容、有条不紊,这样的场景大抵可以被看成是“安倍经济学”的胜利,也是“日本制造”的一次小规模逆袭。


过去二十多年里,我一直在制造界行走,我的企业家朋友中大半为制造业者,我眼睁睁的看他们“嚣张”了二十年,而今却终于陷入前所未见的痛苦和彷徨。


痛苦之一,是成本优势的丧失。


“中国制造”所获得的成就,无论是国内市场还是国际市场,就其核心武器只有一项,那便是成本优势,我们拥有土地、人力、税收等优势,且对环境保护无须承担任何责任,因此形成了制造成本上的巨大优势。可如今,随着各项成本的抬升,性价比优势已薄如刀片;


痛苦之二,是渠道优势的瓦解。


很多年来,本土企业发挥无所不用其极的营销本领,在辽阔的疆域内构筑了多层级的、金字塔式的销售网络。可如今,阿里巴巴、京东等电子商务平台把信息流和物流全数再造,渠道被彻底踩平,昔日的“营销金字塔”在一夜间灰飞烟灭;


痛苦之三,是“不变等死,变则找死”的转型恐惧。


“转型升级”的危机警报,已在制造业拉响了很多年,然而,绝大多数的局中人都束手无策,近年来,一些金光闪闪的概念又如小飞侠般地凭空而降,如智能硬件、3D打印、机器人,还有什么“第四次工业革命”,这些新名词更让几乎所有50后、60后企业家半懂不懂、面如死灰;


若以这样的逻辑推演下去,一代制造业者实已踏在万劫不复的深渊边缘。


可是,站在那霸机场的候机大厅,面对小山般、正在打包托运的货箱,我却有了别样的体会。


其实制造业有个非常朴素的哲学,那就是:


做电饭煲的,你能不能让煮出来的米饭粒粒晶莹不黏锅;


做吹风机的,你能不能让头发吹得干爽柔滑;


做菜刀的,你能不能让每一个主妇手起刀落,轻松省力;


做保温杯的,你能不能让每一个出行者在雪地中喝到一口热水;


做马桶盖的,你能不能让所有的屁股都洁净似玉,如沐春风;


从电饭煲到马桶盖,都归属于所谓的传统产业,但它们是否“日薄西山”、无利可图,完全的取决于技术和理念的创新。在这个意义上,世上本无夕阳的产业,而只有夕阳的企业和夕阳的人。


陷入困境的制造业者,与其求助于外,到陌生的战场上乱碰运气,倒不如自求突破,在熟悉的本业里,咬碎牙根,力求技术上的锐度创新,由量的扩展到质的突围,正是中国制造的最后一公里。


我的这些在冲绳免税店里疯狂购物的、年轻的蓝狮子同事们,大概都算是中国当今的中产阶层,是理性消费的中坚,他们很难被忽悠,也不容易被广告打动,他们当然喜欢价廉物美的商品,不过他们同时更是“性能偏好者”,是一群愿意为新技术和新体验埋单的人。这一类型消费者的集体出现,实则是制造业转型升级的转捩点。


“中国制造”的明天,并不在他处,而仅仅在于——能否做出打动人心的产品,让我们的中产家庭不必越洋去买马桶盖。

熬过了2008,却熬不过2015?


年关将近,一些制造业大省接连传来了工厂倒闭的消息:诺基亚将关闭北京和东莞工厂,东莞和苏州两地数家万人制造企业破产倒闭,曾经是东莞第六大支柱产业之一的鞋业负面消息连连,温州的传统制造业每天都有企业在消亡……


曾经一度,“东莞塞车、世界缺货”曾经被人用来形容中国“世界工厂”地位,但如今“前后夹击”却变成了如今中国制造的无奈现状。一方面,一些东南亚国家正在中低端制造业上发力;另一方面,原本在华生产的外资高端制造业回流发达国家,这些国家还掌控大比例的高端制造业的技术和产能。在通缩阴影蹲踞前方的转型之路上,中国民间制造业是否还有勇气继续走下去?


2014年12月5日,知名手机零部件代工厂苏州联建科技宣布倒闭,随后联建的兄弟公司,位于东莞的万事达公司和联胜公司相继倒闭,三家公司累计员工人数近万人。在联建科技倒闭之际,位于苏州的诺基亚手机零部件供应商闳晖科技也宣布关门停产。1月,手机零件制造商东莞市奥思睿德世浦电子科技老板欠债1.35亿元跑路,400员工失业。从事杂牌手机制造的东莞兆信通讯因资金链断裂倒闭,1000多名员工失业,董事长高民自杀。


同样在2015年1-2月期间,微软计划春节前关停诺基亚东莞工厂,该工厂近期正加快速将生产设备运往越南工厂。同时,位于北京的微软诺基亚工厂也将同步关停。据传闻,此次诺基亚东莞和北京工厂裁员共计9,000人。知名钟表企业的在华生产基地——西铁城精密(广州)有限公司突然宣布清算解散,并和全体员工解除劳动合同。公司声称“终止解散”行为得到了广州市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局的批复,也向人社部门提出了报备。此外还有松下、日本大金、夏普、TDK计划进一步推进制造基地回迁日本本土。优衣库、耐克、富士康、船井电机、歌乐、三星等世界知名企业也纷纷在东南亚和印度开设新厂,加快了撤离中国的步伐。


回看东莞、苏州等地的大型制造工厂倒闭,可以看到外资订单减少的直接影响。以联建科技为例,该公司给苹果做产品代加工的时候,根据苹果销量增长前景扩大了其生产设备,但这些设备主要用于iPhone4s以前的款式,自去年苹果公司推出了屏幕要求更薄的iPhone5和iPhone6,联建科技的产品便无法适应,最终因其技术落后、良品率太低、成本太高被苹果剔除了供应商之列。闳晖科技更是主要为诺基亚生产手机按键,在触屏手机时代,被淘汰成为必然。


另一方面,则是前期过快扩张、成本上升及回款减慢,导致了大型工厂的资金链断裂。比如兆信通讯的董事长高民就在遗书中写:“其实我们年后大批订单都来了,但我没有机会看到了。”这家公司做了12年手机代工,主要针对东南亚市场,高峰期月出货量约100万部,但随着杂牌智能手机的市场被品牌手机抢夺,兆信通讯的月出货量降低到了20万-30万部。


但按照当年建月产能100万台手机的手机生产工厂的成本,设备投资需要4,000万元;一个月的员工工资就要近90万元,还不算水电、房租以及机器的折旧费等。加上山寨机价格战,兆信通讯长期亏损经营,因为不开工的话,几千万元的前期投入等于打了水漂。据说很多类似兆信的手机代工厂,是一边通过订单拿到委托代工的预付款,一边拖欠配件供应商的采购费,来维持工厂生产线的正常运转。而今年海外渠道商延期付款,导致年关前兆信通讯资金链断裂,截至高民自杀时仍欠供应商货款约4,000万元左右,另外还有数百万元的工人工资。


还有老板透露,现在沿海地区的用工成本越来越贵,也令利润薄如刀锋的制造业雪上加霜。“现在广东用工成本已逼近台湾地区,2014年,工人平均月工资又上涨了200元,达到3,200元,随着人工、社保要求提高,一个厂一年增开支两三百万元。很多台商已经纷纷将鞋厂迁移到东南亚。目前,珠三角用工成本大约是600——650美元,印度尼西亚大约300美元,而越南只有250美元左右,柬埔寨则更便宜,大约100美元。”


中国今年1月份的制造业PMI为49.7,与去年12月份的49.6相比几乎持平。截至1月份的三个月平均值为49.8,与截至2014年10月份的三个月平均值50.6以及截至2014年1月份的50.3相比均降幅明显。与卢布急剧贬值的俄罗斯情况一样,中国的制造业活动也是连续第二个月出现低于50的读数。


海关总署发布最新数据显示,1月份我国进出口总值同比下降10.8%。进口和出口增速均逊于预期。1月份我国进出口总值2.09万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同期下降10.8%。其中,出口为1.23万亿元,同比下降3.2%。进口为0.86万亿元,同比下降19.7%。贸易顺差3,669亿元,扩大87.5%。进出口双双下跌,且进口跌幅更大,不是国际订单减少可以解释的,只能说,中国经济进入了值得警惕的时期。而制造业倒闭潮与PMI指数低迷,更是佐证。


2月10日,中国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CPI环比上涨0.3%,同比上涨0.8%;PPI环比下降1.1%,同比下降4.3%。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姚景源对媒体表示,从目前的数据看,“我们还没有陷入通缩。”不过,2012年下半年以来PPI持续下降,2015年CPI有可能出现负增长,“我们确实要高度警惕通缩压力。”


进入2015年,一方面是投资的泡沫、资本市场的泡沫乃至房地产的泡沫,都在复苏;另一方面,却是实体经济再入寒冬,而且与2008年那一场“急病”不同,2014年实体经济得的是“慢性病”,无论下什么药拉动经济,对实体制造业都毫无疗效。


随着90后一代、触屏一代的成长,越来越多的传统制造业和零售业都在恐慌地发现,消费者消费倾向在变化,他们原来所熟悉的市场不见了,原来所熟悉的成本控制换利润的模式走不通了。


曾经一度,中国的工厂主以为转型自主品牌是一条出路。一家东莞鞋企负责人却对记者说,这些年一直在摸索从代工到自主品牌的转型,从设计到进入多家高档商场,无奈出口订单缩减加剧,而打造自主品牌前期需要投入巨大,最终导致资金链断裂,被迫去年关闭经营了20多年的工厂,只有做代工的简单思维,没有针对消费者个性需求的敏锐市场触觉,从加工厂转型自主品牌谈何容易。后来,中国的工厂主开始信奉互联网思维,打算像“小米”那样不赚钱先做大市场规模,未来再赚增值服务的钱,但类似兆信通讯这样的先行者已经倒在了壮志未酬的路上。


专业财经作家最近到日本开年会归来写了篇《去日本买只马桶盖》的文章在其自媒体平台上获得了260万的点击量,他的文章并不是为了宣传电饭煲、马桶盖的,他更关注的是中国制造业该怎样面对转型困境。在他看来,“中国制造”所推行的、用“市场换技术”的后发战略已经失效了,只有力求技术上的创新,才能抓住中国制造的最后一公里。


附:《去日本买只马桶盖》


文/吴晓波


今年蓝狮子的高管年会飞去日本冲绳岛开,我因为参加京东年会晚飞了一天,飞机刚落在那霸机场,看微信群里已经是一派火爆的购物气象:小伙伴们在免税商场玩疯了,有人一口气买了六只电饭煲!


到日本旅游,顺手抱一只电饭煲回来,已是流行了一阵子的“时尚”了,前些年在东京的秋叶原,满大街都是拎着电饭煲的中国游客。我一度对此颇为不解,“日本的电饭煲真的有那么神奇吗?”就在一个多月前,我去广东美的讲课,顺便参观了美的产品馆,它是全国最大的电饭煲制造商,我向陪同的张工程师请教了这个疑问。


工程师迟疑了三秒钟,然后实诚地告诉我,日本电饭煲的内胆在材料上有很大的创新,煮出来的米饭粒粒晶莹,不会黏糊,真的不错,“有时候我们去日本,领导也会悄悄地让我们拎一两只回来。”


“我们在材质上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现在还没有找到办法。”


美的创办于1981年,从1993年开始生产电饭煲,它与日本三洋合作,引进模糊逻辑电脑电饭煲项目,逐渐成为国内市场的领先者。近些年来,随着市场占比的反转,竞合关系发生微妙改变,日本公司对中国企业的技术输出变得越来越谨慎,“很多拥有新技术的家电产品,不但技术对中国企业封锁,甚至连产品也不外销,比如电饭煲就是这样。”


也就是说,很多年来,“中国制造”所推行的、用“市场换技术”的后发战略已经失效了。


这样的景象并不仅仅发生在电饭煲上,从这些天蓝狮子高管们的购物清单上就可以看出冰山下的事实——


很多人买了吹风机,据说采用了纳米水离子技术,有女生当场做吹头发试验,“吹过的半边头发果然蓬松顺滑,与往常不一样”;


很多人买了陶瓷菜刀,据说耐磨是普通钢的60倍,“切肉切菜那叫一个爽,用不到以前一半的力气,轻松就可以把东西切得整整齐齐了”;


很多人买了保温杯,不锈钢真空双层保温,杯胆超镜面电解加工,不容易附着污垢,杯盖有LOCK安全锁扣,使密封效果更佳,这家企业做保温杯快有一百年的历史了;


很多人买了电动牙刷,最新的一款采用了LED超声波技术,重量比德国的布朗轻一半,刷毛更柔顺,适合亚洲人口腔使用……


最让我吃惊的是,居然还有三个人买回了五只马桶盖。


这款马桶盖一点也不便宜,售价在2000元人民币左右,它有抗菌、可冲洗和座圈瞬间加热等功能,最大的“痛点”是,它适合在所有款式的马桶上安装使用,免税店的日本营业员用难掩喜悦的神情和拗口的汉语说,“只要有中国游客团来,每天都会买断货。”


冲绳的那霸机场,小且精致,规模堪比国内中等地级市的机场,蓝狮子购物团的三十多号人涌进去,顿时人声鼎沸,不多时,在并不宽敞的候机大厅里,便满满当当地堆起小山般的货品纸箱,机场的地勤人员大概已然习惯,始终面带笑容、有条不紊,这样的场景大抵可以被看成是“安倍经济学”的胜利,也是“日本制造”的一次小规模逆袭。


过去二十多年里,我一直在制造界行走,我的企业家朋友中大半为制造业者,我眼睁睁的看他们“嚣张”了二十年,而今却终于陷入前所未见的痛苦和彷徨。


痛苦之一,是成本优势的丧失。


“中国制造”所获得的成就,无论是国内市场还是国际市场,就其核心武器只有一项,那便是成本优势,我们拥有土地、人力、税收等优势,且对环境保护无须承担任何责任,因此形成了制造成本上的巨大优势。可如今,随着各项成本的抬升,性价比优势已薄如刀片;


痛苦之二,是渠道优势的瓦解。


很多年来,本土企业发挥无所不用其极的营销本领,在辽阔的疆域内构筑了多层级的、金字塔式的销售网络。可如今,阿里巴巴、京东等电子商务平台把信息流和物流全数再造,渠道被彻底踩平,昔日的“营销金字塔”在一夜间灰飞烟灭;


痛苦之三,是“不变等死,变则找死”的转型恐惧。


“转型升级”的危机警报,已在制造业拉响了很多年,然而,绝大多数的局中人都束手无策,近年来,一些金光闪闪的概念又如小飞侠般地凭空而降,如智能硬件、3D打印、机器人,还有什么“第四次工业革命”,这些新名词更让几乎所有50后、60后企业家半懂不懂、面如死灰;


若以这样的逻辑推演下去,一代制造业者实已踏在万劫不复的深渊边缘。


可是,站在那霸机场的候机大厅,面对小山般、正在打包托运的货箱,我却有了别样的体会。


其实制造业有个非常朴素的哲学,那就是:


做电饭煲的,你能不能让煮出来的米饭粒粒晶莹不黏锅;


做吹风机的,你能不能让头发吹得干爽柔滑;


做菜刀的,你能不能让每一个主妇手起刀落,轻松省力;


做保温杯的,你能不能让每一个出行者在雪地中喝到一口热水;


做马桶盖的,你能不能让所有的屁股都洁净似玉,如沐春风;


从电饭煲到马桶盖,都归属于所谓的传统产业,但它们是否“日薄西山”、无利可图,完全的取决于技术和理念的创新。在这个意义上,世上本无夕阳的产业,而只有夕阳的企业和夕阳的人。


陷入困境的制造业者,与其求助于外,到陌生的战场上乱碰运气,倒不如自求突破,在熟悉的本业里,咬碎牙根,力求技术上的锐度创新,由量的扩展到质的突围,正是中国制造的最后一公里。


我的这些在冲绳免税店里疯狂购物的、年轻的蓝狮子同事们,大概都算是中国当今的中产阶层,是理性消费的中坚,他们很难被忽悠,也不容易被广告打动,他们当然喜欢价廉物美的商品,不过他们同时更是“性能偏好者”,是一群愿意为新技术和新体验埋单的人。这一类型消费者的集体出现,实则是制造业转型升级的转捩点。


“中国制造”的明天,并不在他处,而仅仅在于——能否做出打动人心的产品,让我们的中产家庭不必越洋去买马桶盖。

樱花是单纯的,开花时不长叶,满树淡粉。而樱花的花期短暂,极致的绽放再迅速的散落,一场樱花雨结束灿烂。

只有在对的时间遇见

才能成就最难忘的美


日本赏樱必备——来自日本官方2月5日发布的【樱花开放时间预测】,从3月中下旬至5月中旬,从南至北樱花一路绽放。折扣君为大家摘取了几个主要旅行城市的樱花开放时间,计划前往的小伙伴一定要做功课哦~



预测

来源

日本気象協会

WEATHER

MAP

地点开花时间开花/盛开
东京3/263/25·4/2
静冈3/243/23·3/31
名古屋3/253/25·4/2
长野4/124/12·4/16
大阪3/273/27·4/3
京都3/273/27·4/4
神户3/273/29·4/5
奈良3/283/29·4/4
福冈3/213/22·3/31
长崎3/223/24·4/1
熊本3/213/22·3/31
鹿儿岛3/253/25·4/2
仙台4/124/10·4/15
青森4/25预测进行中…
北海道·札幌5/5预测进行中…
北海道·函馆5/2预测进行中…


因为樱花的开放受天气影响很大,大家可以实时关注这2个网站,

回复“樱花时间”获取实时预测信息

ウェザーマップWEATHERMAP提供的樱花开放时报:

http://sakura.weathermap.jp/

日本気象協会提供的樱花开放时报:

http://www.tenki.jp/sakura/expectation.html


体验店报名电话:1898 6335 800

长虹路报名电话:1897 2064 977

樊城店报名电话:1818 6300 499

松鹤路报名电话:1359 7465 856

大庆路报名电话:1330 7272 699

枣阳店报名电话:0710-6331286

宜城店报名电话:1517 2695 588

谷城店报名电话:1867 2154 721

汉口店报名电话:1867 2195 9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