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了解崇明吗,第三大岛的工业旧梦

上海白相 2018-06-19 06:25:13


那时候,在这条并不算长的八一路上,云集了冰箱厂、开关厂、电吹风厂、洗衣机厂、仪表厂大大小小至少5家企业。

说起崇明,大多数上海人想到的是生态岛、经济差。很少有人知道,在上世纪80年代,崇明的工业发展在上海郊区名列三甲之内。直到现在,不少崇明人家中还在用崇明产的远东阿里斯顿冰箱、葵花牌电扇、万里牌电吹风,只是生产这些产品的企业早已不知去向。

我上小学的时候,我妈还在八一路上的星火家用电器总厂工作,而我同桌的妈妈,则在斜对面的万里电吹风厂上班。一下课,我们就从崇明实验小学出发,沿着八一路一起往妈妈的工厂走。走过北门路,就能看见远东阿里斯顿的厂房。

(崇明电机厂生产的葵花牌、远东牌双门双温电冰箱)

从名字上看就知道远东阿里斯顿是家有外国基因的公司,据说是从意大利默洛尼公司引进的冰箱生产线。那时候,买一台远东阿里斯顿冰箱的难度差不多相当于现在拍中一张上海车牌,因为冰箱需要凭票购买,而这个冰箱票实在紧俏,所以我们家一直没买成。当时流传着好多买冰箱的传言,不知真假。一个故事是说,有警察知法犯法,偷了冰箱票去卖,结果被开除公职;还有一个故事说,某副县长的老婆卖了自家的冰箱票,赚了700元,直接导致副县长的仕途终结。冰箱厂最鼎盛的时候,其影响力相当深远。当时冰箱厂和北京某知名高校有合作关系,有一年特批了两个保送名额给冰箱厂职工子弟,我的一位远方亲戚就这样上了那所知名高校,惹得我们这帮小孩子都恨不得鼓动父母进冰箱厂工作

(崇明县农业机械修造厂生产的方方牌洗衣机)

沿着八一路继续往北走,前面就是星火家用电器总厂和万里电吹风厂,再往北还有浪花洗衣机厂。除了家和学校,小时候我最熟悉的地方就是星火家用电器总厂。这是一家生产开关的企业,我现在依然记得厂里充满机油味的车床、咔哒咔哒运转的流水线和工人们不停拧螺丝的双手。被废弃的次品就成了我和同桌的玩具,我们拿着螺丝刀装模作样地上螺丝,年幼时练就的童子功使得我在家里奠定了换灯泡的地位

(崇明电扇厂生产的荷花牌风扇)

那时候,在这条并不算长的八一路上,云集了冰箱厂、开关厂、电吹风厂、洗衣机厂、仪表厂大大小小至少5家企业。除此之外,当时崇明还有不少知名的电器品牌,比如崇明电器四厂生产的葵花牌吊扇、崇明电扇厂生产的荷花牌电扇、崇明农业机械厂生产的方方牌洗衣机等家用电器产品,这些产品多次被中央机械工业部评为优质产品,被上海市评为优质产品和名牌产品。

(崇明电器四厂生产的葵花牌吊扇)

只是在上世纪90年代之后,这些企业竟盛极而衰,接二连三地倒闭了。90年代前几年,星火家用电器总厂还参加上交会、在电视上打广告,后几年,产品开始滞销,车床和流水线也慢慢停了下来。我妈说,当时浙江等地出现了一批开关厂,他们生产的开关价格比崇明生产的要便宜很多,其零售价甚至低于星火厂开关的成本价。厂里研究后发现,崇明人还在老老实实用铜皮做原料,那些厂则选择用铁皮涂铜的方式来降低原材料价格。

(堡镇电器厂生产的调温电熨斗)

曾经强盛的远东阿里斯顿也不行了。进入21世纪后,短短几年,冰箱厂破落、被拆。最后能查到的资料是,2002年原科龙电器董事局主席、资本狂人顾雏军收购了上菱电器和远东阿里斯顿全部冰箱生产线。很快,冰箱厂原址上建起了楼盘、超市和商场。其他的工厂也渐渐消失了。万里电吹风厂变身为饭店;方方洗衣机厂则变成了娱乐场所。

(崇明拆船厂)

这些厂的倒闭可能各自有各自的原因。但是现在回想起来,崇明的这些工厂其实在市场上并不存在太大优势。在地理上,崇明当时只有轮渡,运输成本高于上海其他地区;在原料上,崇明并没有太多资源,所有的生产原料几乎全部依靠外部;在人力成本上,虽然可能比市区便宜,但是也比不过国内其他地区;在技术上,这些家用电器的技术含量并不算高,很容易被模仿被超越;在市场方面,虽然算是地处上海,但崇明本地市场太小,而在市区竞争也不占地理优势。与此同时,长三角、珠三角一带的家电企业却进入了星火燎原的发展态势。市场的选择使得崇明的工业化道路命运多舛。

星火家用电器厂关掉的时候,我妈刚好可以挤进提早退休的行列。同事们都来恭喜她,而这些同事只能下岗走人。从此之后,我妈经常用这个事情来教育我:“一定要好好学习,考出崇明。”我的学业,成了改变我家命运的唯一一个方法

(城桥镇鸟瞰)

我的小学同桌,原本和我在一家中学读书,但很快被他妈妈送到上海市区读书,之后在上海工作成家。大学毕业后,我曾经和他在上海市区见过几次面,两个人扳着手指头一数,当时这些工厂的“二代们”几乎都离开了崇明。

(崇明博物馆陈列室)

如果说,上世纪80、90年代的这段历史证明了崇明不适合走从工业化到城镇化的发展之路,那么现在,崇明正在证明从生态发展走向现代化这条道路是否可行,目前来看,这条道路也并不算好走。我不希望看到,未来离开崇明仍然是我们这些崇明人改变命运的唯一途径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本文编辑:章迪思 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



本文章内容源自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