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森、伊东丰雄……全球17位行业大咖预测2017年新趋势CBNweekly年终特刊

凤凰空间 2018-06-19 06:47:08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2016年。我们在东京、伦敦、纽约、硅谷、上海、北京等地,采访了在制造、设计、建筑、媒体、咨询、金融等不同行业17位有影响力的人,他们发现的各种趋势是否与你体验一致?他们眼中的2017年,又是否是你想象中的理想未来?


01# James Dyson



被称为“英国乔布斯”的电器公司Dyson的创始人James Dyson,2016年除了发布一款引起话题的吹风机,也因公开支持英国脱欧而受人关注。在他看来,一个工程师必须适应时代的变化不断调整自己。


Q:2016年你做的最难忘的事是什么?


JD:因为Supersonic吹风机的发布,Dyson首次迈入全球时尚及美容领域。我们用Dyson独有的方式发布了这款产品。许多人告诉我,我们应该选择金发貌美的模特,少谈一些技术。但我认为,这完全是错误的。消费者并不愚蠢。他们渴望了解产品的工作原理以及这些技术之所以更优越的原因。这也是我们一直在做的。我们把邀请函设计成马达里面叶轮的形状寄给所有来宾,因为这是Supersonic吹风机的核心灵魂。有了它,我们才可将马达装在手柄处,从而人体力学的角度出发,改良吹风机的承重平衡力学。这段经历让我想到,为什么人们要为每天使用的工具烦恼。作为一个工程师,我们有责任不断自省、审视,是不是可以找到一个更好的方式来解决这些问题。


Q:在你看来,2016年业内的哪些变革会为人们的生活带来巨大影响?


JD:技术会变得越来越智能化。我指的不是小花招,而是真正的人工智能。真正困难的部分是同期开发硬件和软件,从而实现真正的巨大飞跃。它可以彻底改变一切——从我们的出行到我们周围的日常产品。


Q:你对2017年的期望是什么?


JD:2017年我们将发布戴森技术学院,有25名有潜力的工程师将通过Dyson与英国华威大学的合作,以另一种更具实践性的方式获得传统大学学位。


我们国家培养的工程师还远远不够,这其实阻碍了我们的发展。我也担心我们将落后于中国、韩国和印度等国家,这些国家为工程师提供了丰富的资源,似乎更重视该行业。但当我问英国大学与科技国务大臣乔·约翰逊会为此做什么时,他把问题直接转回给我,问我能做些什么!因此我开始自己着手应对这件事。



02# 青木正一



日本街拍杂志《STREET》与《FRUiTS》的主编青木正一从1985年就开始捕捉时尚街拍,他也被称为“日本街拍界的教父”。


Q:2016年你感觉到了什么变化?


SA:直观感受是,年轻人不太爱打扮了,他们不想穿得太显眼。以前,我们一天能够拍到两三张照片,现在有时候一天一张都拍不到。这让我觉得“糟了”。感觉目前年轻人没什么原创感,就是“普通”。去店里看也是差不多的衣服。日本这样应该不行吧?BAPE这样的品牌,如今日本人可能没什么兴趣了。迅速流行火一把之后,反而让人觉得土气。现在他们经常排队的似乎是美国品牌Supreme这种。


Q:你觉得2017年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SA:以前我觉得,时尚这一块,亚洲圈应该会以日本为目标往前走,目前感觉也还是没变。


Q:但现在日本不是变普通了吗?


SA:的确如此(笑)。但还是有些在街头时尚方面有才能的年轻人,我也想推他们一把,一起做点什么。另外,也必须改变杂志存在的意义,我们也得更努力,让杂志能在全球有更多发展。时尚这一块,如果不和亚洲圈联系起来,未来可能什么都做不了。



03# Rem Koolhaas



作为2000年普利兹克建筑奖得主,更多中国人开始了解Koolhaas是因为他设计了央视大楼。


Q:2016年你做的最有意义的事是什么?


RK:2016年我主要在全球各地旅行,为2019年要举办的一个大展做调研。这个展览将会关注全球的乡村生态。过去15年来,我们一直把注意力放在城市。


事实上,城市只占陆地面积的2%。问题是,未来的乡村会是什么样,以及全球化焦点问题又会对它们产生怎样的影响。


Q:2016年全球有哪些重大趋势?


RK:最大的趋势是看到全球化倾向在衰退。作为一个项目遍及各地的建筑师,以后在一个新的国家工作会面临一些不确定性。另外,随着技术发展,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巨型组织——比如亚马逊的数据中心。建筑师会开始思考为机器设计建筑。它将会是超大规模的、自动化的,人的存在反而非常有限。



04# Mark Boleat



英国脱欧意外通过后,伦敦金融城的全球金融中心地位正受到挑战。Mark Boleat正试图把脱欧的破坏力降到最低。


Q:2017年你发现了哪些趋势?


MB:技术正在改变工作方式。对办公室需求仍在增加,关键是如何设计、规划和适应办公室,为小公司提供办公空间。


Q:你对2017年有什么期待?


MB:特朗普在竞选中提到一些非常激进的贸易和移民政策,但在获胜之后又有松动,所以我们不知道2017年他上台之后会做些什么。2017年还有法国大选和德国大选值得关注。



05# Jan Chipchase



创办设计咨询公司Studio D Radiodurans之前,Jan Chipchase曾在frog design担任全球创意总监。


Q:你在设计/咨询行业做了近20年,这一年你看到的最大变化是什么?


JC:两个大的转变。第一,大公司为了创意买下很多设计公司。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设计技能以及他们观察世界的方式接下来都需要被颠覆。第二,我们刚刚开始认识到正在兴起的中国创意阶层对全球消费规则的影响。随着中国公司越来越优先关注本国的市场需求,这种影响将不断增加。


Q:想象一下2017年,你能预见到些什么?


JC:不确定性,机会。和以往相比,我们的想象力要更加跳出媒体上的那些大标题。



06# 伊东丰雄



日本建筑师伊东丰雄曾在2013年获得普利兹克建筑奖。2016年,他设计的台湾台中大都会歌剧院历经11年终于落成,这与他1976年在东京的住宅项目White U同属洞窟风格,他将此作为建筑生涯回到原点的象征,打算以后开始新的方向。2017年4月,他终于要在中国内地完成他的第一个项目——宁波图书馆。


Q:台湾的项目怎么花了11年?


TI:如今使用计算机技术,很容易设计出三维曲面。但真正想要实现时,与之相配的技术还并不成熟。不仅是中国台湾,日本也是,目前看来全球范围实现起来都挺难。因此建造过程中遇到了很多问题。有的时候我都绝望了。所以最后做成的时候,我真的好开心。


Q:以后还会做这么难的项目吗?


TI:今后我的想法可能会改变一些,更想实现自然与建筑的融合。这可能是与20世纪的建筑方向稍微有些不同的做法。20世纪的建筑被称为现代主义建筑,这是从西欧过来的思想风潮。从技术上说,它可以让全球各地都造出同样的建筑。比如,无论环境冷热,都能在里面创造出舒服的空间。换句话说,它切断了建筑和自然的关系,创造出一个人工环境。我以后可能就不这么想了。


Q:未来你更想做什么事?


TI:我最早也是从地方来到东京的,当时觉得东京真是太赞了、大城市太棒了。我做建筑也是一边以东京为模型一边思考。但是最近几年,我倒不太想做高层建筑项目了,因为谁做出来结果都一样。比起大型建筑,我对中型项目更感兴趣。


20世纪,人们一个劲儿往大城市集中,地方上的人口在逐渐减少,21世纪应该是个相反的趋势。但是现在地方上工作机会比较少,居住环境也不太好,养育子女的环境也不算完善,只能在东京住着。如果环境能准备好,我觉得应该会急剧发生变化。所以比起东京,我觉得地方区域会有更多可能性。



07# Nate Silver



他曾入选2009年的《时代》“最有影响力100人”、成功预测前两次大选,却未能预见此次大选的结局。


Q:你在媒体业做了这么多年,过去一年看到的最大变化是什么?


NS:至少在美国,人们不再完全信任媒体、记者或任何专业人士了。人们可能会有自己信任的消息源,但整体变得非常分裂和两极化。想像以往一样持续传递信息给他们、屏蔽噪音,将变得非常有挑战。


Q:你每天的阅读习惯是怎么样的?你看哪些媒体?


NS:我看很多推文(笑)。当然会看你知道的那些——《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我觉得我应该看得再广泛一点。


Q:下一年的重要计划有哪些?


NS:我们肯定会持续报道特朗普政府。这届政府遭遇了如此强烈的反对,可能是美国自过去几十年来最不确定的时刻。通常总统上任都会有6个月左右的蜜月期。如果他足够聪明,学得快,也许就不用倒车。



08# 猪子寿之



他和在里约奥运会演出“东京8分钟”的真锅大度并称为走在日本媒体艺术最前端的人。


Q:2016年你做了什么重要选择?


Ti:有了更多制作更大型作品的机会。20世纪的戏剧、音乐、电影等表现形式都以某个对象为中心——比如围绕某个明星捕捉画面,奥运会可能会有一个中心,人们通过电视观看拍摄的画面。但我更想做纯粹的艺术,改变人们观察与感受世界的方式,表现人类的价值观。我想以每个人为中心,让人们将身体沉浸到世界里,让每个人都能体会到世界。与这些相比,我们和国家或者某个特定社会没什么关系,对奥林匹克概念可能也没什么兴趣。


Q:你觉得2016年有什么改变世界的东西吗?


TI:似乎没什么改变世界的东西,可能是因为我没太大兴趣吧。真是有点绝望的一年啊。我想要尽力消除人们的界限,但又有被那些想制造出界限的人吞噬的感觉。



09# Ken Lunde



25年来,他一直在解决跨语言字体开发问题,Adobe的东亚字体中都有其技术支持。


Q:你2016年做了什么重要选择?字体行业来年会有什么变化?


KL:我从安卓用户转为苹果用户,真希望我早点做了这个决定。2017年字体行业面临的最大变化将是可变字体的应用。它既有多重模板技术的影子,也支持Open Type格式。它不仅影响着字体的发展,也会影响那些使用字体的平台。比如Adobe、苹果、Google,还有微软。



10# Karen Welman



英国品牌设计公司Pearlfisher曾为农夫山泉重塑品牌,并负责东方树叶系列的包装设计。


Q:你对2017年有什么期待?


KW:2017年,我觉得人类将会开始关注地球。我对目前全球变暖以及资源滥用的现状非常担忧,短期来看,它们一直都没能成为人们关注的重点。同时,我希望看到一个积极的欧洲。虽然英国脱欧已成事实,但希望人们能够放下贸易保护的高墙,加深与全球其他国家——比如中国的合作。



11# Andrew Ross Sorkin



美剧《Billions》的编剧之一,他的畅销书《大而不倒》也被改编为电影。


Q:2016年你最难忘的经历是什么?


AS:2016年,我最有意思的经历是跟总统奥巴马的一次对话。我搭乘他的空军一号,和他一起去了佛罗里达州的Jacksonville。我们热烈谈论了经济现状,以及自动化和人工智能对未来工作的影响。


Q:你对特朗普经济政策有何预测?


AS:之前由于人们对财政改革预期很高,我预测股票市场和实体经济在短期内会有好的走向,但长期会如何表现,人人都在猜测。



12# Andrew Tang



主打7周创业培训项目的硅谷创业学院Draper University被称为硅谷的霍格沃茨魔法学院。学院CEO Andrew Tang同时也是Draper Dragon基金的管理负责人。


Q:你觉得2016年硅谷发生了哪些会给2017年带来重要影响的事?


AT:2016年没有发生的很多事会对2017年很有影响。有很多创业公司还没上市,像Uber、Airbnb,它们慢慢建立了一个二级市场。二级市场给投资者和员工提供了一个无需上市的选择,给纳斯达克的主板带来很大影响—主板有很多法令,这造成公司上市需要花不少钱,但现在这些公司说,我不需要上市,我们自己增长得也不错。如果员工需要变现,或者早期投资人想退出,会有人愿意买。因为人们相信这些公司股票的价值,所以二级市场在此时出现。其实它们也是被逼的,我们投资了蛮多二级市场上的公司,中国投资人也喜欢投这种,因为它们已经成型了。比如Snapchat,我觉得它最终还是会上市。但如果早上市,还价的话语权就不如等到在二级市场上有交易后那么大。



13# Imran Amed



Imran Amed创立的时尚新闻网站The Business of Fashion被称为时装界的《经济学人》。Amed本人也从麦肯锡分析师转变为时尚界颇具份量的人物。


Q:你觉得2016年全球有哪些重大趋势?


IA:我们需要持续支持新技术。只有当技术越来越廉价,它才能发挥更大作用。在时尚行业,我们将会看到技术的破坏力从消费市场扩展到供应链。现在的技术主要应用在营销或电商方面,但会有越来越多的技术渗透到产品开发以及供应环节—比如机器人工厂、数字化供应链将带来更高的效率。


Q:你对2017年有什么期待?


IA:我不知道,我想很多人跟我有同样感受。当人们感到不确定时,他们就会停下来,不做决定,不去买东西,不去旅行……时尚是个全球化的产业,但全球化的根基正受到挑战,只有少部分金字塔尖的人从中获益,大多数人会感到自己被全球化抛弃。



14# 青山周平



由于参加《梦想改造家》节目时改造了北京的老四合院和不到8平方米的小房子,日本建筑师青山周平在中国的知名度迅速提升。他在北京已经住了11年,其中有8年住在胡同里。


Q:2017年,你所属的行业将会发生什么变化?


SA:今后已有的分类与界限将会变得不那么明确,会出现各种新的空间样式。一直以来,书店都是卖书的地方,咖啡厅就是喝咖啡的地方,精品店卖服装,办公室则用来工作,家是家人生活的私人场所——空间根据功能明确分类。但现在这种分类与界限正在消失,新的组合型空间逐渐出现。比如,书店中有喝咖啡的地方,旁边还有买衣服的人,隔壁又有旅馆的房间——这里还能住宿,不远处有厨房,甚至还有料理教室……在这种功能复合空间里,又会产生各种有趣的新交流。工作、生活、消费、休憩的场所更加一体化,可能会是未来一个逐渐增加的趋势。


Q:你眼中的2017年什么样?


SA:个人来说,感觉如今有两个趋势。一是高技术趋势,比如网络、VR、AR、人工智能、自动驾驶、机器人、生命科学。另一个是低技术趋势,比如向传统回归、回到农村、对传统工艺与传统技术的关注、民宿的流行。看起来,它们是完全反向的矛盾概念,但我倒觉得,这两个概念反而有重合领域,这可能也是今后最有趣的一个领域——农村与机器人技术、传统工艺与3D打印、民宿与网络、传统都市与自动驾驶、自然与人工智能等等,前沿高新技术与低技术若能够碰撞,今后也许会不断产生新的价值。



15# Charles  Hayes



IDEO已经不满足于仅仅是一家设计公司,它2016年还在东京开了一家名叫Design For Ventures(D4V)、专注于发掘下一代企业家的新型风投公司。


Q:你所在的行业来年有什么趋势?


CH:我所在的行业处在设计与创新的交叉点,它会创造新的价值。过去10年已经证明,我们可以运用设计工艺和创新技能解决正在面对的问题。


我期待未来能找到更多方式,让IDEO这种以人的需求为核心的工作方式,可以更广泛地应用到解决全球范围内最亟需解决的问题上去——从为那些没有银行的地区提供金融服务、为全球大多数人提供医疗和教育,到重新思考社会和文化发展如何积极影响和团结社区。


我们现在处于一个有许多不确定因素的时刻,正因如此,我们的行业应该通过设定清晰的目标、坚持我们的理念以及专注于为社会创造积极影响做得更多。


就像IDEO的CEO Tim Brown一直问的那个问题:“设计还可以做些什么?”我们会在2017年继续探索这个问题。



16# Edward Jay Epstein



Edward Jay Epstein先后出版了《好莱坞经济学2.0》等15本著作,此前,他也担任过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政治学教授。


Q:过去一年里你最难忘的经历是什么?


EE:重访了斯诺登去过的地方—夏威夷、东京和中国香港,通过Knopf出版社出版了新书《美国如何失去自己的秘密:斯诺登、男人和窃贼》。奥利弗·斯通的电影《斯诺登》不久前上映,我们也聊过这个话题,虽然我们永远持不一样的看法。


Q:你如何看待特朗普上台对知识分子的影响?


EE:前两天我去见了Charlie Rose(CBS主持人),他也是受邀去特朗普大厦去开会的电视媒体人之一。见过他之后,我改变了对特朗普的一些看法。此前,我可能把一切想得太悲观了。他作为局外人,没准真的能撼动华盛顿的一些顽疾。



17# Ethan Harris



他关注美国的经济增长与全球经济动态,2016年夏天,他曾预测英国将在退欧之后陷入经济衰退。


Q:我们可以预期一个什么样的“特朗普经济”?


EH:展望2017年的经济面临的挑战很大。想预测美国经济的走势,要做出很多大胆假设。特朗普贸易政策存在极大不确定性。自2008年次贷危机至今,全球各地央行总共降息673次。特朗普上台后,美国长期倚赖货币政策支撑经济的局面将有所改变,财政刺激政策将发挥更大作用。



赵慧

周刊驻东京主笔,想进一步了解日本,有更多与商业有关的疑问,可以联系她:zhaohui@yicai.com



姚芳沁

驻伦敦。关于英国商业趣闻请联系yaofangqin@yicai.com



张晶

《第一财经周刊》炫公司主编,驻纽约主笔。



李蓉慧

《第一财经周刊》驻硅谷记者,对硅谷的话题有兴趣都请发邮件至lironghui@yicai.com



如果你喜欢今天的文章,欢迎扫一扫下面的二维码

打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