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电梯真相!看资深电梯人怎么说

浙江电梯 2018-06-19 10:33:26
电梯人都在看“浙江电梯”

近期电梯“吃人”事件接二连三,厂家、质监、维保、物业等各执一词,给公众留下无数问与痛

  

随着城市电梯保有量迅速扩容,人手严重紧缺,2名维保工负责100台电梯,是当前业内平均水平


时隔26年,冯坤荣(化名)依然记得他修的第一台电梯。

  

那个隆冬之夜,他爬上一幢29层居民楼的屋顶机房,身披棉大衣,独下象棋,苦等着那台经常“关人”的电梯再“发作”。3小时后,控制柜内十几个继电器中的一个突闪了两下,“总算被我逮着了!”他兴奋得一跃而起。他知道,那个已然“错乱”的继电器便是祸首,它一旦闪烁2次,电脑就会判定出错,随即执行保护程序,电梯便“关人”。冯坤荣三下五除二,换上新的继电器,电梯很快恢复正常。此时,天色微亮,一宿未敢合眼的冯坤荣,开心得毫无困意,他吹着口哨,从29楼一路走下,心情真叫舒畅。

  

26年时光,早将他修炼成一名行家里手。他的资深在业内有口皆碑,许多“搞不定”的电梯疑难杂症,最后会找到他,包括将被烧了控制柜的电梯恢复使用,包括修理那台服役超过25年、备件来自7个国家、连当年图纸都已失传的电梯。

  

然而二十余载光景,行业走得并不稳健。尤其近期,电梯“吃人”事件接二连三,厂家、质监、维保、物业等各执一词,给公众留下无数问与痛。冯坤荣一声叹息,他知道,“吃人”的不是电梯,而是层层踏空的责任。

  

凭着对行业的热爱,带着一份深深的心寒与担忧,他决定站出来,道一道电梯真相。


 利益链漏洞

冯坤荣告诉记者,他是电梯人中“与市场贴得最近的人”。他了解电梯销售谈判的全程,跟进电梯驻场安装各道程序,代表电梯制造方检查已安装完毕的新梯并发出整改通知,又重点负责电梯售后的维修与保养。这样的身份,使得他跟电梯产业链、利益链上几乎每个环节都有交集。

  

作为一位“知道得太多”的人,他所能道出的第一个真相便是,“相对于标准、品牌,许多电梯公司更强调市场占有率。这根指挥棒,导致各种价格竞争,为此厂商千方百计压低成本”。

  

他见识过无数电梯安装现场,大量新梯备品,每一件都被妥善包装,均配有检验证书,但质量参差不齐。有些厂家为省材料,不锈钢门板厚度从1.2毫米缩减至0.8毫米;大公司所生产的自动扶梯盖板,往往下面以钢板覆盖,上面铺设铝合金板,既起到美观与防滑作用,同时也为防止乘客掉入增加一道安全屏障。然而部分电梯公司为考虑成本,索性去掉下面的钢板,只剩一层铝合金板,“但你不得不承认,这样的设计,验收还是通过了”。


电梯即便质量过关,在正式上岗后,能否维持正常运行,保养维修也是很重要因素。电梯行业内一直流传着“三分靠产品,七分靠维护”的说法。然而这个简单易懂的道理,却成了电梯一旦发生故障后争执推诿不休的根源。就好比,一辆小轿车刹车失灵出了车祸,你究竟该谴责厂家产品质量低劣,还是怪刹车片该到保养时未能及时检查更换?貌似各家有理,难有定论,切中的是行业中生产与维保相分离之痛。

  

这种分离,已有过太多血淋淋的教训。数年前在国内某城,冯坤荣所在品牌电梯公司的自动扶梯发生逆行故障。冯坤荣所知内情是,扶梯上的安全开关若能及时启动,事故本该避免,但这个安全开关已“超龄”,未及更换。“关键在于,事故扶梯的维保并非由生产厂商负责,而是由业主委托给了当地一家颇具背景的维保公司。最终,胳膊拧不过大腿,责任只能由生产厂商自己‘兜进’”。

  

据了解,品牌电梯多“爱惜羽毛”,当然也并不排除电梯公司想在后续的维保服务中赚钱,但目前一个普遍事实是,“电梯公司要对自己生产的电梯进行后续维保,常常是一厢情愿”。一般而言,根据与甲方(业主方)订立的销售合同,电梯生产厂商作为乙方,会为甲方提供1至3年不等的免费修理期。待免费修理期一过,不少甲方会将电梯公司赶走,让其它维保公司进场,“而甲方之所以有如此动力,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可从中获得比例不小的回扣”。

  

此类遭遇,冯坤荣亲历无数。想当年,某市一处物业,采购了他公司的电梯。然而1年免费修理期一过,物业立马换了新维保公司。按照规定,电梯维修保养公司,需要获得机构代码证、电梯保养资质证书,维保从业人员则须获得电梯安装维修许可证。但冯坤荣打听下来,那家新维保公司并无资质,“挂靠的是江苏某电梯维保公司的‘抬头’”。冯坤荣质疑,这种公司能胜任?他不甘心,又打听到新维保公司的收费,“居然比我们公司每台每月维保费贵出600元!我立马就知趣了。”

  

激烈的市场环境下,品牌电梯公司还时常要直面“马路公司”的恶性竞争。那些没有维保资质、人员流动性极强、简单培训即仓促上岗的所谓维保公司,往往靠借用“抬头”来开具正规发票,其机动灵活的“优势”极讨一些业主方欢喜。“游戏规则”是这样的——名义上,


一台电梯每月维保费是1000元,至少,发票是这样开具的,但实际上,“马路公司”所得不过400元,其余600元返还给了业主物业;另一种玩法则是恶意杀价甚至成本倒挂。正常行情,一台电梯半保费用每月在400元左右,但部分“马路公司”连80元都肯做。尽管如此低价,仍有生财之道,尤其表现为“马路公司”三天两头提出电梯零件已坏需更换,但“虚高”零件费背后,存在维保工与业主物业间的约定分成,以此实现“双赢”。

 

“马路公司”数量庞大。以某大城市为例,根据公开数据,具备电梯安装维修上岗证的正规军,仅5000余人。而行业中的杂牌军数量,是正规军的数倍乃至十几倍。“他们流动性非常强,一名老板,手下通常带着20多号人,而人员一年进进出出倒有一二百号人。几天培训,仓促上岗,不懂技术,糊弄着干。”可是,电梯维保的另一头系着生命,岂容毫厘之失?譬如电梯抱闸。抱闸本是电梯轿厢处于静止且马达处于失电状况下防止电梯再移动的机电装置,但它一旦沾油,便“抱”不住,后果很严重——如果乘客从外部走入电梯时出现打滑,就极可能发生“剪切”事故,即人的身体一半在轿厢里,一半被挤压在电梯门外。电梯“溜车”,原因之一是机组齿轮箱齿轮油长期不更换导致密度变小而漏油,在电梯运转中通过轴封甩到抱闸铁芯上,致使抱闸片起不到抱闸作用,“但抱闸是否沾油,只有维保工知道,这是个良心活”。

  

而这些隐患,乘客无从知晓,杂牌军又未必懂,一旦闯祸,往往一走了之,“想要他们担责并赔偿?很难。恶性竞争催生出80元‘奇葩’价,你还能指望对方负责?”

辛劳“把脉”人

而正规的电梯“把脉”人,他们的境遇似乎并不如意。

  

其实电梯人的技术含量颇高。冯坤荣印象中较大的一次挑战,是修理那台服役超过25年、产品备件来自7个国家的电梯。由于年代久远,当年图纸都已寻不着。他索性来个“庖丁解牛”,将电梯零件悉数拆开,画出电梯元器件结构图,测量出各种尺寸,自己寻找和购买国产材料,去替代早已停产的各种进口元器件。他说,不擅长电脑,不懂机械、电气,绝对搞不定电梯这个拥有2万多零件的复杂设备。

  

他们的工作环境却相对恶劣。楼顶机房、井道、底坑,是电梯维保工3个必去之处。尤其井道,除了小小一盏照明灯,狭窄幽暗的井道几无光源,一根笔直的钢缆延伸至楼顶,往下,仿佛无底深渊。冬夏的井道,如同炼狱。夏季自不用说,又热又闷,一层层楼面检查下来,整个人会被汗水浸馊;冬天则出奇冷,却不敢多穿衣,否则妨碍操作。

  

就是这样一个群体,终年不关手机,随时待命,白天疲于奔波,半夜又经常紧急出动。

  

按照国家《特种设备安全监察条例》规定,电梯应当至少每15日进行一次清洁、润滑、调整和检查。这对电梯维保工而言已然“够呛”。随着近年来城市电梯保有量迅速扩容,维保行业人手严重紧缺,2名维保工负责100台电梯,这是当前业内平均水平。以每月工作25天计,维保工每天要完成检查的电梯都在4台以上。但业内人都知道,一栋20层的楼房,即便仅仅是常规检查,也至少需要2—3小时,劳动强度可想而知。

 

而这些规定动作又时常要被各种急修任务打乱。根据相关规定,维保工接到报修电话后必须30分钟内到场,而且对方在电话中的描述常常往大处说,动辄就是“关人”啦!结果十万火急赶到现场,不过是一把钥匙、一张医保卡掉电梯底坑了。

  

两头奔波,超负荷运转,势必影响正常检修保养,不免有时“走过场”。

  

更心寒的是人们对电梯维保工态度的改变。冯坤荣记得,刚入行时,他去修电梯,对方客气相陪,送来饮料,也常会收到表扬信。可而今,因路上堵车迟到了要被人数落,或被劈头盖脑来一句:“你们什么电梯啊?质量这么差!”

  

物业对于维保工的工作环境也往往不够配合,电梯机房内,电压复杂,既有交流220V、380V,又有直流100V、42V、30V、24V、12V、5V不等,但机房内竟无照明,维保工唯有“摸瞎”。

 

让冯坤荣内心深受伤害的事情就发生在今夏。某高层着火,火势被扑灭后,电梯因浸水无法启动,如此棘手问题,最后辗转到了冯坤荣处。凭着责任心,他硬着头皮拖徒弟一同去,然而熬夜抢修完毕,现场的各方人员,竟无一句感谢的话。至于钱,冯坤荣不知问谁收,他开不了那口,“难道,去问那位家中着火的高龄老太要钱?”后来他千方百计,向相关部门申请到300元奖励,给了徒弟。徒儿感激,可紧接着来一句,“师傅,今后这样的事别再叫我了”。

  

这些年来,冯坤荣见证了数条年轻生命,在电梯人这个职业上凋零。最沉痛的是自己公司的员工,二十多岁,家中独子,那个大雪天,半夜急修,直修到凌晨,许是昏昏沉沉,一个开关疏忽,被电梯压死。每每回想便心痛,“这小伙子是难得的本地人……他不仅肯做这苦活累活,还兢兢业业。”

  

在电梯人自建的微信公众号“电梯”中,一首打油诗道出电梯人心声——


  “一个电梯维保工,两部手机,三餐不定,只为四季维保,拼得五脏俱损,六神无主,仍然七点起床,八点上岗,晚上九点不返,十分辛苦!


  十年寒窗,救人无数,八面玲珑,忙得七窍流血,换得六神不宁,五体欠安,仍然四处奔波,三更不眠,只为两个铜板,一生拼搏!”

  

冯坤荣记得刚入行时,半夜三更接到报修电话,可以连续两天两夜不眠不休,一鼓作气就为把电梯修好。“可现在,修不好就搁着呗”。

  

民众对电梯人变化了的情绪、一例例同行的悲剧,加上市场竞争格局下多年未加的惨淡薪酬,正一点一点,抽去电梯人对行业的热爱。越来越多人选择离开,包括冯坤荣的徒弟徒孙,这对一个行业的健康发展,对维持电梯安全运行,又将意味着什么呢?

忠告乘用人

做了26年电梯人,冯坤荣愈发胆小了。

  

他坦言,自己的寓所没有电梯。在外,楼层低于4层,他基本自行爬楼。迫不得已要乘电梯,他进电梯轿厢势必关心几样东西:什么牌子?是否生产厂家维保?维保过期了没?“电梯使用标志”是复印件还是原件?

  

他说:“我自己是电梯人,我知道电梯有多危险。”

 

他指点记者正确的电梯乘用方法——电梯到楼层,待门开足,确认停稳,且电梯地板与地面同一平面,人迅速进入。出电梯同样遵循此理。

  

许多电梯事故表现在“关人”,事实上你该庆幸而不该抱怨“电梯质量差”,因为这恰恰说明电梯的安全开关起作用了,否则才叫梯毁人亡。被关时,不必担心没有空气,轿厢里原本就有轴流风机送风,大呼小叫反倒容易窒息。请记住,一般情况下,被关者最多就等半小时,因为相关部门有规定,电梯维保工接到报修电话后必须30分钟内赶至现场。

  

若遇电梯急坠,切记,冷静!请务必相信,因为有对重,轿厢下坠速度不会是重力加速度。此时,你需要踮起脚尖,蹲下,背靠在电梯左、右、内三面墙壁,千万不要紧贴电梯门,因为电梯门可能会移动。之所以脚尖踮起是为缓冲;蹲下,是避免颈椎、腰椎受冲击。

  

在公共场合,乘坐地铁自动扶梯时,人们习惯于左行右立。然而,电梯在运动中,需要始终维持平衡,而右边站着一排人,左边不站人,这会使原本已调试到位的扶梯的承重一方受到极大磨损。冯坤荣有时坐电梯,经常能敏锐地听到扶梯传输过程中的声音变化,这证明,扶梯已经“很受伤”。又譬如,医院电梯中常要进入轮椅车或病床车,往往车子在轿厢一边,而其他乘客则扎堆在另一边,导致轿厢前后左右重量不均衡,这同样会成为电梯的安全隐患。

  

尽管有诸多抱怨,冯坤荣毕竟是电梯人。他的女儿有一次去商场,回来跟他说:“爸爸,我看见几个孩子在玩商场的自动扶梯,人就趴在扶手带上。”他立即很严肃地教导女儿:“今后再遇到这种情况,你一定要过去提醒,孩子千万不要在自动扶梯周边玩耍!记住,你爸爸是电梯人!”

  

或许这种提醒,对冯坤荣而言,是他作为电梯人所尽本分。然而,面对电梯行业从制造、安装、使用、维修、监管等一系列环节中所存在的种种漏洞,所要做的,又何止是提醒呢?


来源:解放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