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风采】高温下的坚守

品质成钞 2018-06-08 15:28:37
8月23日,传统的处暑节气表示炎热的夏天结束了。不过俗话说:“处暑处暑,热死老鼠”,可见酷热的天气并不如处暑字面的意思一样“至此而止”。随着处暑的到来,“秋老虎”威力不减,成都也开启了烧烤模式,最高气温已达到35℃。持续高温烤热了城市,灼人的热浪使得很多人都不敢出门。

然而,有那么一群人,他们顶着烈日,战斗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他们挥汗如雨,忍受着酷暑,奉献着汗水,维护着企业的正常运行,他们就是高温下的劳动者。今天小编走进他们的工作环境中,近距离与他们一同感受高温下的酸甜苦辣。将镜头对准这些高温下依然坚守岗位的劳动者,用这种方式向他们可敬的坚守,致意!

8月23日,时间虽然才上午9时多,空气中,清晨的凉意已消失无踪,丝丝的热气正渐聚成规模暗涌而来。走进中钞长城金熔化工房大门,很远就感觉到股股热浪扑来,全身上下有被蒸的感觉。离熔炉有15米远的立柱上的温度计,显示的是温度39℃,湿度60%。


走近熔料的炉子旁,高温瞬间加剧,站了不到一分钟,背上已经湿了一大块。炉前温度少说也有40多度,但热浪并没有影响到员工们的工作干劲。面对客户的需求,员工们严格依照产品质量要求,有条不紊地开展工作。


出炉了,浇铸手胡工穿着长袖工作服,戴着长袖手套,脚穿防砸劳保鞋,还有防护眼镜也架在脸上,头上戴着安全帽,手握操作杆,准确地将金溶液注入模具孔中,随着时间的流逝,胡工脸上的汗珠也一点一滴地砸在地上。一炉料要浇铸6块12.5kg成品锭,每块锭的浇铸都要一气呵成,不能断流,否则就是废品。浇铸时操作者离坩埚和模具最近,感受的热量也最深刻。一炉料浇完,胡工的衣服全湿透了,头发上都是汗水,像水里捞出来一样。


浇铸完成后,趁着他换衣服的间隙,小编问他:“你穿短袖干活不就凉快多了吗?”他说:“我们熔化工有专门的操作规程,穿戴的劳动保护用品都是经过多年的实践经验得来的,必须穿戴整齐才能起到保护作用,不被烧伤和烫伤,像这种天气每天换两次衣服是常事。”

换好衣服后,胡工又和同事一起投入到清理磨具、熏烟、打号的工作中,为下一炉料的出炉作准备。

10:40分,在另一个中频炉熔化旁,看炉员工马师正在将旧银料一块一块地加入炉中,然后开电熔化。熔化好后再启动液压装置,将银溶液倾倒入浇铸坩埚中进行浇铸。除了中午吃饭的时间和上卫生间,他一刻都不能离开,因为要随时观察熔炉的电流、电压和循环水的温度,每天在熔化炉子旁要熔料工作7个小时。

这台中频炉是150千瓦,所以更热。不一会儿马师的全身就湿透了。在银熔化炉的前方位置有一台1.1千瓦的轴流风机在运转着,本来就让人既闷又热的工房,在风机巨大的响声下,使人感到心烦意乱,说话声音小了根本听不见。马师看我对这台风机感兴趣,就说:“这台风机是给磨具降温用的,可不是给人享用的,如果模具不降温,浇铸二炉后模具发烫,浇铸后的阳极板就会粘在模具上,取板就不好取了。”


到了银料出炉的时间,浇铸银阳极板使用的是坩埚,每一坩埚要装料80kg到90kg,要浇铸十几块,所用时间要更长一些。一般一炉银料要分4次才能装完,每接一坩埚银料浇铸时间是5分中,陈师傅就站在坩埚的正前面,手拿挡扒将坩埚里随溶液跑出来的渣滓挡住,热浪比别人感受的更多,4炉料浇完,陈师傅的衣服也湿透了。


11:20分,小编利用他们吃饭的间隙,又对几位员工进行了采访。看他们衣服也湿透了,就说,“你们不觉得这活儿辛苦吗?”,可他们说:“习惯了,这是我们的工作,既然选择干这行,就得认认真真干好它。”习惯了,这是我们的工作,多么朴实的回答。小编随马师到电气控制柜看了看循环水的温度,差不多要到极限值了,用手摸出水管道十分烫手。


因为时间关系,小编只对熔化的早班进行了采访,中班我相信温度会更高。但不管怎样,在这个烈日炎炎的夏季,他们冒着酷暑,忍受着高温,任劳任怨地坚守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正是有了这些一线普通员工的辛勤付出,我们的企业才会发展得更美好,他们是好样的,我们要衷心地向他们道一声:“你们辛苦了!”!

文字:曾明善;
图片:曾明善、杨毓琨;
编辑:黄夏玢;